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PQ/番キタ】『あ』から『さ』まで言ってみよう。(上)

*是PQ设定,但是有篡改和捏造剧情的地方。
还有完全把善和玲酱忘了,真的对不起🙏
段落衔接有点零碎,和下篇串起来之后大概会好懂些。

鸣上悠只说过一次“我喜欢你”。

那是在接了伊丽莎白的胡闹委托,以文化祭怎么能没有戏剧表演为由,硬是要求全员一起演一出剧的时候。

因为自己学校的文化祭被台风吹跑了,月高的众人嘴上说着好麻烦好麻烦,排练起来一个个都笑得很开心。

理也不例外。对他来说大家在一起共同做什么事本来就很稀奇,文化祭排戏这种活动更是不常有。

所以,在鸣上悠指名要他演女主角的时候,其实也没那么不愿意。——当时立马踹了鸣上悠一脚,这件事就算清了。

至于鸣上悠,是大家推选的男主角。不好意思说...

【番キタ】和风paro鱼

*请允许我前面多啰嗦一点(;´д`)ゞ
本来有一堆番鬼的坑还没填的,打着打着PQ2感觉全都不是滋味了,也提不起劲来填坑了,于是回来摸鱼了。但是写着写着又开始认真改,字数也越来越多已经不能说是摸鱼了(
请叫我43第一没用写手。(?)
微妙的平安pa345,阴阳师雨宫莲,鸣上悠是神社的神主,供奉的是道反神“理”。是懂的人懂的缺德设定(如果有明白了的人请评论告诉我一下我会很开心
由于是二次设定,大概是有点ooc了。

突然开始打架哦↓

“失礼了。一闪!”

出于礼貌莲先道了声歉,紧接着手上结起剑印,挥了出去。

身为京城阴阳寮所属的阴阳师,莲是被上司派来这里的。因为一直以来这里都是无人的神社,...

一点摸鱼

关于PQ2番鬼→鬼有1的记忆,番没有。还没打到特别上映,在我眼里PQ2的番鬼只有刀子,被虐吐。
●真的只是摸鱼写了自己想写的部分,完成度很低。为什么画画的就可以发摸鱼就没见过写文的摸鱼呢ᕪ(·Д· )

理单手按在悠旁边的墙面上,面无表情地盯着这边。

明明个子比悠要矮,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不愉快的气场却让悠动弹不得,甚至冒出了冷汗。

“悠果然什么都不记得呢。”

“你指的是什么……?”

“明明擅自定下约定的是悠那边,现在却又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抱歉。”

虽然问题并不是出在自己身上,悠还是不由自主地道了歉。

“够了。既然悠不记得那件事,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晒个游戏就跑

【PQ/番キタ】今日はもう寝ようぜ

·PQ设定。大概有很多人写过这个梗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真的能算是番鬼吗……?
(标题友情出演:mona)

“啊,找到了。果然在这。”

听到我的声音,坐在保健室床上的理惊讶地抬起头,迅速把什么东西揣进了口袋里。

……这么明显的动作要是觉得我会看漏的话,我这个副队长也就白当了。

“啊,悠……在找我?”

他挤出一个多少有些尴尬的笑容。虽然很稀有,但目前的我可不是记录他表情图鉴的心情。

“嗯,在找你,而且想问你的问题多得不知道该从哪个问起。——这样吧。你刚刚慌忙藏起来的东西是什么呢。”

“藏起来?我什么都没——”

理冒出了冷汗,视线不由自主地扫过了自己的口袋。嗯,很诚实...

标题:最后一幕番长脑内的走马灯(x
番鬼试水,八百字小作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那么,我们也差不多就此别过了。”

面前身材可以用娇小来形容,却无数次迸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无数次站在队伍的最前列的那个人,朝自己伸出手。

“接下来,我们要回到我们的战场,你们也要回到你们的战场,对吧。”

我也伸出手,和他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是啊。……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在将来的某一天。”

他小小地偏起头,柔顺的刘海沙地滑向脸旁,露出他平时遮着的另一只眼睛。令人联想到暮色降临的天空一样的双眸,里面映出的是自己的脸。

“能认识悠真是太好了。”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认识当初他还几乎没有...

头一次发bow相关……林克是自家设定(是我)

只是想写人鸟斗嘴!(全是私心)

名字就很随意地用了日文嘿嘿


“你怎么又来了!!”

对于头顶传来的怒吼,林克只是笑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别那么生气嘛。”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别生气啊!”

气得头顶冒烟的リーバル狠狠跺着脚。

“都那么和你说了快点去城堡!你怎么还有时间在这浪啊!四神兽不是都解放完了吗!”

做好了和他永别的心理准备才说出了那么一番话,结果现在他竟然三天两头就跑来山顶找自己闲扯。如果不理他,他就一个人坐在メドー脚下保养他那把退魔剑,补衣服,甚至生火烤苹果……也考虑一下这边啊这个蠢货!

不过嘛,他考虑得实...

太阳雨 (1

原创,标题是瞎起的

“老爷,有个小姑娘在外面哭耶。”
青柳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卫对他抱怨。
“怎么?”
“很吵的所以请老爷想个办法把她弄走吧。”
青柳哧哧笑了起来。
“你们撵走不就好了?”
“问题就在这呀。无论我们怎么赶,连火都放起来了,那小姑娘就是不挪地方。”
噢?那可真是。青柳饶有兴趣地偏头。
“好吧,我去看看。”
“请老爷务必。”

出到外面没两步,确实就听见有姑娘嘤嘤哭泣的声音。
难怪那群家伙们嫌烦,若是一天到头听着这声音自己的耳朵想必也要被挠秃了。
既然如此就不能置之不理,如此思忖着青柳走近,朝她搭话。
“哪,小姑娘。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莫不是迷路了?”
那女孩抬头,年纪大概十二...

鬼使神差写了存活if
梦先可爱,沃尔特可爱

“我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少年抬起头,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又低下头去。
“你回来啦。”
“又在看书,吃饭了吗?”
“没。”
青年咂舌。
“不是叫你自己随便做点什么了吗。”
“不饿,况且你不在家我也懒得做。”
“啧。”
少年放下书,看他。
“我现在去做?”
“不用了,今天去那家伙家蹭一顿吧。”

“哎呀,诺艾尔酱来了呢~还有沃尔特。”
“你脸上写着【如果只有他来就好了呢】。”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呢~他也不一个人过来玩。”
出来迎接的女人热情地抱了抱少年,他有些不自在地笑了一下,被沃尔特拉开了。
“约艾就算了,你别对他也这样。”
“哟老朋友,不是半小时前才分...

カンラセ,无关紧要的学paro
27岁太棒了

学校新来了一个图书管理员。
据说是从很远的外国来的留学生,因为和学校有点关系就顺便在这里工作了。
我去图书馆还之前借的小说的时候,就正好碰到他和其他的管理员确认事项。是这边很少见到的黑色眼睛的东方人,个子不高,头发乱蓬蓬的,经常笑得眯起眼睛。
每次去图书馆就会注意到他。虽然说是图书管理员,但大多数时候都只坐在柜台里读他的书。读书的时候会戴一副深绿色的眼镜,偶尔打个哈欠推推眼镜,再继续看。
因为总归是有点在意,就多盯了一会儿。他却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抬头往这边看。
视线相合的时候,他朝我友好地笑了一下,招手叫我过去。
以为有什么事所以放下书走过去...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