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新年好!
今年也是一条心安理得的咸鱼!

愉快地看着已经停更了的实况分站不断掉粉。

头一次发bow相关……林克是自家设定(是我)

只是想写人鸟斗嘴!(全是私心)

名字就很随意地用了日文嘿嘿


“你怎么又来了!!”

对于头顶传来的怒吼,林克只是笑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别那么生气嘛。”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别生气啊!”

气得头顶冒烟的リーバル狠狠跺着脚。

“都那么和你说了快点去城堡!你怎么还有时间在这浪啊!四神兽不是都解放完了吗!”

做好了和他永别的心理准备才说出了那么一番话,结果现在他竟然三天两头就跑来山顶找自己闲扯。如果不理他,他就一个人坐在メドー脚下保养他那把退魔剑,补衣服,甚至生火烤苹果……也考虑一下这边啊这个蠢货!

不过嘛,他考虑得实...

太阳雨 (1

原创,标题是瞎起的

“老爷,有个小姑娘在外面哭耶。”
青柳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卫对他抱怨。
“怎么?”
“很吵的所以请老爷想个办法把她弄走吧。”
青柳哧哧笑了起来。
“你们撵走不就好了?”
“问题就在这呀。无论我们怎么赶,连火都放起来了,那小姑娘就是不挪地方。”
噢?那可真是。青柳饶有兴趣地偏头。
“好吧,我去看看。”
“请老爷务必。”

出到外面没两步,确实就听见有姑娘嘤嘤哭泣的声音。
难怪那群家伙们嫌烦,若是一天到头听着这声音自己的耳朵想必也要被挠秃了。
既然如此就不能置之不理,如此思忖着青柳走近,朝她搭话。
“哪,小姑娘。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莫不是迷路了?”
那女孩抬头,年纪大概十二...

鬼使神差写了存活if
梦先可爱,沃尔特可爱

“我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少年抬起头,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又低下头去。
“你回来啦。”
“又在看书,吃饭了吗?”
“没。”
青年咂舌。
“不是叫你自己随便做点什么了吗。”
“不饿,况且你不在家我也懒得做。”
“啧。”
少年放下书,看他。
“我现在去做?”
“不用了,今天去那家伙家蹭一顿吧。”

“哎呀,诺艾尔酱来了呢~还有沃尔特。”
“你脸上写着【如果只有他来就好了呢】。”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呢~他也不一个人过来玩。”
出来迎接的女人热情地抱了抱少年,他有些不自在地笑了一下,被沃尔特拉开了。
“约艾就算了,你别对他也这样。”
“哟老朋友,不是半小时前才分...

カンラセ,无关紧要的学paro
27岁太棒了

学校新来了一个图书管理员。
据说是从很远的外国来的留学生,因为和学校有点关系就顺便在这里工作了。
我去图书馆还之前借的小说的时候,就正好碰到他和其他的管理员确认事项。是这边很少见到的黑色眼睛的东方人,个子不高,头发乱蓬蓬的,经常笑得眯起眼睛。
每次去图书馆就会注意到他。虽然说是图书管理员,但大多数时候都只坐在柜台里读他的书。读书的时候会戴一副深绿色的眼镜,偶尔打个哈欠推推眼镜,再继续看。
因为总归是有点在意,就多盯了一会儿。他却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抬头往这边看。
视线相合的时候,他朝我友好地笑了一下,招手叫我过去。
以为有什么事所以放下书走过去...

昨天的,お題「彼岸花の歌」

“真是太感谢了!因为我的失误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也没有什么谢礼,就给你们唱首歌吧。”
“噢?歌?好哇。”
先生丝毫没有介意,反而很开心的样子。确实,我记得他很喜欢唱歌,也经常给我唱东之国的歌谣。
一开始只有店主一个,接着听到歌声的彼岸花也和着唱了起来,最后整个葬列都飘荡起它们的歌声。仍然是听不懂的语言,大概只有先生一个人听得懂吧。
在葬列的斜阳下,先生眯起眼睛的侧脸被镶上红边,边框里是黑色的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个人的表情有些忧伤。总觉得有些在意,我扯住了先生的袖子。
“唔?”
他转头,关心地看向我。
“怎么了,拉塞...

お題「望み」

……
【向闲照挑明一切。】

“不然的话,老夫也可以把今晚的事都当做没听到过,大家继续一起生活不是挺好的吗。”
“……”
“虽然这只是老夫个人的愿望……明年还要一起去祭典,不是这么说好了的吗。”
“……”
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掉落在地上。
“是不是呀?拉塞尔。”
“老师……别再说了……”
闲照在他身边跪下,温柔地抱住了他。
“我、不想死……好害怕……”
“老夫明白……。好孩子,好孩子。”
拉塞尔扯住闲照的衣襟,不满地蹭了蹭眼泪。
“老师你之前看电影的时候……不是说过比起在恐惧中等待还不如早点解脱的好吗……”
“唔嗯,确实好像是这么说过哪。”
“那...

大家新年快乐!
今年我也要跳各种各样的坑!
谢谢你们跟我说话( ˘ ³˘)♡

-只有两人的演奏会-   4 end-

「呐皮埃尔。你觉得小提琴怎么样?好玩吗?」
米歇尔突然问。
「并不……我还是那句话,我对钢琴可是一心一意。」
「是吗……我啊,在失踪的那段时间里,渐渐喜欢上小提琴了。」
「真的假的,那个米歇尔竟然说喜欢小提琴,诶,我的耳朵出问题了。」
皮埃尔挑眉,故意嘲讽道。
毕竟那可是曾经说过被才能束缚的话这种才能不要也罢的米歇尔啊。
「真好奇在你身上都发生了什么,感觉都能写篇剧本了。」
「剧本……大概吧。」
米歇尔苦笑起来。
「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
「被人肯定了。说『不是因为你演奏得好,而是因为是米歇尔。』这样。」
「我加倍好奇在你身上发...

-只有两人的演奏会-   3-

恍惚间,钢琴边出现了一个人影。
「你竟然信了啊。」
米歇尔拄着钢琴,面无表情地说。
皮埃尔瞪他,抽着鼻子哭。
「这,这是弄出这种鬼事的本人应该说的话吗……」
「因为看你现在的样子很有趣。」
「你死了算了!」
「我已经死了呀。」

皮埃尔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但是……
「你真的……」
「对啊,我死了呀。不然我会弄出这种鬼事来吗?」
「什么……时候?」
「两年前。」
「那不就是你失踪的时候吗!」
米歇尔显得一脸无所谓,就好像讲自己翘了一场音乐会。
「那之后没多久我就死了。还要问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死了吗?简而言之就是...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