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关于一只病态的冰淇淋甜筒(临也相关)

喔喔谢谢!被治愈了的感觉 偏得微妙地萌起来了233333临也超可爱啦hshs

柩物:



雪子亲,365粉活动收文吧w虽然感觉写着写着写偏了……求原谅qwq

ooc和bug和一个微妙的原创人物和微妙的恶搞以及……我真的不会写临娘orz【不(bu)喜(yao)勿(da)喷(lian)】

手机码得想吐血。感觉文风一改整个人都不好了……

※※※

这是关于一个叫做折原临也的青年的日常故事。

对于这样既非穷凶极恶,也毫无善人意味的幕后阴影,日常这种东西,多少还是存在的。所以我们就来讲一个与此相关的故事吧。

下午茶时间的新宿。

“想讨论一下关于‘病态’的问题吗?如果您一定要用那张绝对淬了毒的嘴和我说话的话。”

“哦,不过像你这样多嘴的杀手我倒也不是没见过啦。”

黑发黑衣的青年从事务所那张黑色皮革的转椅上站起来。

若全部用黑色来形容的话,事务所中的另一个人——被称为杀手的那位也同样是由黑色拼接,只不过是更加有机质的黑色。

大概就类似于吸收95%光线的纯黑颜料和夜晚朦胧的黑。

“病态?杀手这一职业本身就非常病态,”青年在沙发上坐下,与杀手对视,“杀手的形成有两个非常病态的因素,一,病态的事件,二,病态的人。那么如何来定义病态?这就是人类的有趣之处了,最重要的我想还是社会性吧。非社会和反社会其实也是社会的一条线索这一点,人类却很难承认。也就是,一切反社会性质的东西都归于不良品,纵使不以社会角度来看,那些行为根本毫无重要性。比如说杀人,杀人有什么问题吗?对于动物而言自相残杀是每个发情期和饥荒期都要经历的事情。所以准确来说,病态……”

就话题而言,作为情报贩子的黑衣青年明显反客为主了。

“不,我所认为的,”杀手打断青年喋喋不休的议论,“您的想法已经过于病态了,以至于……”

“以至于必须要死?”

“呵,”杀手用可称之为魅惑的声音笑了,“在这个故事里,死是很轻易的。不过在下前来,并不为了以杀手的身份杀掉你。”

杀手,或者说不明身份的人物,使用着毫不谦卑的敬语。

“好了,住嘴吧,”杀手的语气兀然变得颓废平常起来,“和你这个根本死不掉的蟑螂说话实在是累觉不爱,重度中二病。”

“真是的,你太没有耐心了,虽然我知道待会儿你还要帮别人去挑选螃蟹,但是不要转变这么大嘛。在还没有爱够人类之前我是不愿意死的哟~☆……而且怎样都死不了的那个怪物现在大概在池袋街上收租才对,你要去找他玩?我可是个正常人,上次被捅了刀子的地方现在还留着疤呐。”

“不要再提螃蟹。”

“咦,你不喜欢螃蟹吗?”

“不,我既喜欢吃螃蟹也擅长螃蟹料理。”

——“请喝茶。”

情报贩子的黑长直助手矢雾波江突然把拿去换水的茶端了回来。实际上她因为不想涉足两人的谈话而故意重烧了一次热水。

临也笑着说,“谢谢,虽然说晚得离谱。”

波江冷酷的表情丝毫没有改变,转身回到座位上,表现出了对于雇主的十足的冷淡。

情报贩子不易为意,又向杀手追问道,“那么螃蟹怎么了呢?”

“你是故意的吧?”

“嘛……我是故意的。”

“面对客人的时候我想你还是收敛点好,不然我真会考虑用刀把你的舌头削下来。”

“啧,杀手都这么粗暴?”

“不,我在业内可是很有礼貌的了。”

话已至此,似乎可以结束了。就在这时,情报贩子又说道:

“事情都谈完了,干脆再拜托你一件事吧。”

主客立场就这样转变。

“……请说。”在不耐烦地一瞥眼后,杀手口气恭敬有礼起来。看样子与情报贩子喜欢玩弄人的性格不同,这位杀手还算是干脆利落。

“嗯……比如说这样,”情报贩子——折原临也露出了恶质的笑脸,“你从这里出去,见到第一个在吃冰淇淋甜筒的孩子,就第一时间把他或者她杀掉。怎~么~样?”

“……”

“想象一下报纸上出现的报道和网络上流传的议论,不是超级棒的experiment吗!”

“喂,你果然是故意的吧……明知道我有多喜爱甜食特别是冰淇……算了。报酬呢?”很明显压抑着愤怒的声音,还是及时平静了下来。

“就像别人请你杀一个路人甲那样的价格,或者再高一点也不要紧哟。不过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你接这份委托的。”

——临也故意露出善解人意的表情。

“……我可是以什么人都杀为口碑的。”

“所以你无法拒绝啦,那就说定了。”

“狡猾的家伙。”

情报贩子划出一副柔韧有余,同时令人感到非常不快的笑容。总给以和善清秀印象的模样,在清楚他品性的人看来十分恶心。

“真是辜负你那张好看的脸,”杀手站起来,“不过那样的笑容很适合你啊,适合到在下想要看看它变色的模样了。”

“你是抖s吗?杀手先生或女士?”

“彼此彼此。”

“啊呀,踢门出去了……”折原临也心情大好似的把已经冰凉的红茶送到嘴边。

※※※

傍晚的某个散发着海腥味的地方。

“真是的,螃蟹螃蟹螃蟹,一想到这些螃蟹要用我的坐骑送去莫名其妙的寿司店就觉得恼火。”

“居然用坐骑这样古典的说法呢……”站在应该是杀手,但现在正在用金属钳子拨弄螃蟹的人的——边上的,是一个很奇妙的男人。

看上去不年轻,但也还不算是中年人。浑身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氛。

男人戴着墨镜,穿着西装和颜色鲜艳的衬衫,手里还握有一支设计华丽的手杖。这一身独特的打扮看上去倒很像个音乐经纪人,如果忽略他脸上的伤疤。

“就是那个你说过的……和龙一样的摩托?”

“不,”杀手否定,“是和摩托作用相同的龙。”

“现在的年轻人的语言大叔我果然已经听不懂啦,”男人笑呵呵地说,“因为搬运工今天已经有了其他的委托,而且那位啊,每次和粟楠会的人扯上关系好像都会很担忧。为了不让别人为难,所以就只好再次麻烦你了。”

“我真不懂自己该不该改行做万事屋,况且今天还接了个比送螃蟹更加讨厌的工作……”

“更讨厌的工作?”粟楠会的武斗派成员,赤林用手杖敲了敲肩膀,“这种问题也不好随便问呐……那么,待会儿请你吃点什么?”

“不,今天不用了。”

“诶?平时至少也要吃一份巧克力芭菲的不是吗?”

“所以我要把报酬改为一个问题。”

“看样子是很难回答的问题。”赤林诙谐地皱着眉。

杀手摇摇头,“如果一个丧心病狂的人拜托我杀死第一个看到的、在吃冰淇淋甜筒的小孩,我应该怎么办?”

“嗯……那么说你暂时还没有看到在吃甜筒的小孩喽。”

“是的,在来的路上我避开了所有可能贩卖冰淇淋甜筒的地方。”

“不过,这可真是恶趣味的杀人委托啊,”赤林感叹道,“到底是什么人?大叔我有点好奇,你不介意吧。”

“是一个情报贩子。”杀手冷着脸回答。

赤林仍然和善地笑着,“哦哦,新宿的那个情报贩子?那么,你不应该问大叔我,而应该去问问那个有怪力的小哥呀。听说染着金发,还一直穿着酒保服,应该很好找。”

“那个池袋最强么……”

似乎是一个可以尝试的提议。

“不过你要小心点就是了。”赤林有些担忧地补充道。

※※※

夜晚的池袋街道。

从今天工作表上最后一个欠钱不还的无赖家里出来,留着雷鬼头的男人田中汤姆,正在用前辈的口吻教育身边的青年。

不过这样的话大概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因为田中汤姆的语气饱含着习以为常的无奈,尽管他说话的内容是那样不同寻常。

“不要那么暴躁啊静雄,不管怎么说,把别人家的门随随便便用手卸下来,还把屋主扇出窗户也太过分了。虽然那样的人渣的确不会看气氛地乱说话。但如果不是一楼的公寓,很有可能会发生命案,到时候……”

被教导的青年是一个染着金发、穿着酒保服的显眼的家伙,像是上个世纪的皮条客打扮。

他十分听话地点着头,偶尔附加几句抱怨。

青年看上去体格偏向清瘦,很难想象是可以徒手举起自动贩卖机的可怕怪物。

——“请问,可以打扰一下吗?”

在两人面前停住脚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款风衣的青年,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种富有非日常色彩的存在。

“在下是以杀手为职业生存的那种人。”包裹着黑衣的人自我介绍。

“杀……手?”异口同声地表达了自己是否空耳的疑惑。

“不,两位不用紧张,在下绝对不是来找麻烦的。”

平和岛静雄十分狐疑地打量着站在前面拦住了去路的杀手。

他的手骨发出了一阵预示暴力的摩擦声。

“在下只是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我自己的工作。请相信我,在下为此非常困扰。”

大概是杀手的表情十分诚恳,池袋最强暂时没有要暴走的迹象。

“那就暂且听你说吧。”

“是,十分感谢。”杀手使用着非常恭谨的敬语,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夸张,感觉接下来多半会说出些惹对方生气的话。

“是这样,折原临……”

就连雇主的名字都还没有说完,那个池袋干架傀儡已经用威胁性质的眼神瞪着杀手,捏住了边上的路灯。

路灯的金属杆发出扭曲的声响,被生生按照手的形状凹陷了下去。

“……”雷鬼头赶忙上前一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说了,静雄他只要听到那个名字就会几乎处在暴怒的边缘。”

像是为了验证这句话的真伪似的,路灯闪动了几下后彻底变得黯淡无光了。

“……不然我请你们吃饭吧,”杀手不愧是杀手,没有立刻惊慌失措,也没有话里打哆嗦,只是语气更加恭敬起来,“我想,两位应该还没有吃饭吧?”

说完后,实际十分紧张地看着他们。

随后思量了一小会儿,立刻露出就差要装可怜逃走了的样子。

不知道是这副可怜的模样有效地打动了其实心地善良的静雄,还是刚结束工作已经感到饥饿的胃帮助了使用敬语的诚恳杀手。

总之,两人都答应了。

“要请我们吃豪华寿司套餐喔。”

“是,绝对没有异议。”

虽然这样回答了,但是站在风格诡异的俄罗斯寿司店前,杀手还是露出了崩溃的表情。

——大概是想起了令自己痛苦的螃蟹吧。

“欢迎光临,哟!静雄和汤姆先生,”高大的店员用口音别扭的日语热情十足地打招呼,“还有送螃蟹的杀手大人,哈哈哈……螃蟹和寿司最棒,有它们世界才会和平!为了美好家园,一起来吃寿司吧,多多地吃寿司。”

“……”

“真是很难明白你的意思……”

寿司套餐送上来后,见平和岛静雄的脸色缓和起来,杀手才开始讲述来意。

“折……咳,那个情报贩子,”杀手察言观色,及时改口,“委托了我一份任务,作为有职业道德的杀手,在下难以拒绝,但是那个任务十分的……”

杀手思索了一会儿,暂时没有找出适合敬语环境的修饰词,“……任务内容是,杀死第一个看到的在吃冰淇淋甜筒的小孩。”

“丧心病狂!”田中汤姆精准地形容道。

“那个恶心的变态跳蚤,已经可悲到开始针对未成年人了?”平和岛静雄一边把鱼籽酱寿司送进嘴里,以可怕的力道咀嚼,一边说,“我建议你把甜筒塞到提出这个想法的人嘴里,然后把他给结果了。”

“……”

杀手认真地陷入思索。

※※※

四个星期后。

“折原临也先生。”

走在路上的情报贩子被叫住了,从街道对面走过来的人是大概一个多月没有见面的杀手,那个杀手因为在东京地区活动,因此两人的生意交流并不算太少。

而此时临也已经把先前提出的委托忘记得差不多了,只觉得突然被叫住很奇怪。平时来说,杀手是不会朝他搭话的才对。

他首先问道,“有什么需要的情报吗?”

杀手没有接下这个话题,而是寒暄,“您有事情去办?”

杀手平常总是使用着敬语和随意的用于夹杂的说话方式,使得在大段的对话中,谈吐反而变得有些怪诞无礼。

“事情办完了,正打算回去。”临也略眯起眼睛,用锐利的目光看向杀手。试着猜测杀手的意图。

“那么刚好顺路——不如说我也正要去您的事务所。”

“哈,是不能在街上聊的事?”临也耸耸肩,表示理解。

杀手不置言辞。

如此前行了一段路,经过一个公园,正好有冰淇淋车停在路旁。

“有点想吃甜筒了,您可以陪我过去买吗?”

“简直和小孩子一样啊。”临也嘲讽着跟在嗜好甜品的杀手后面。

然后他突然就想起来了四个星期前曾经为了让杀手难堪而提出的委托,按照杀手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忘记或者不去执行的,可是杀手却目不斜视地径直走到了冰淇淋车的窗口。

而边上确实有着许许多多拿着甜筒的小孩。

杀手把一只浇着巧克力糖浆的冰淇淋甜筒递给他,同时自己手里还拿着抹茶味的一只。

“你没必要给我也买的啊,说实话我可不像你那样对于甜品有着好感。”

“你要抹茶味的?”

“这不是重点……”

不过现在的天气确实已经开始进入夏季,吃这些东西也并非不是一种享受。

折原临也接过甜筒,“说起来,你难道已经把我拜托的任务完成了吗?”

“基本,”杀手用一种微妙的奇特眼神看着他说,“基本已经完成了。”

“基本?”折原临也把冰淇淋旋转后形成的尖角用舌头卷进嘴里,有些不太理解杀手这句话的意思。

在他的印象里杀手并不是一个对待工作态度暧昧的人,可是事实证明了他的错误。

“是的,”杀手原本丝毫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生动的笑容,是可称之为非常“执事”的完美微笑,“在下现在正打算杀了您呢。”

站在一辆粉红色的可爱冰淇淋车边上,杀手说出恐怖的话来。

“什、什么?”

折原临也感觉手中有些凉意的甜筒下意识变得烫手起来,可是同时他又非常不想放弃掉行人和冰淇淋车店主的表情。

他强忍住观察所爱的欲望,首先考虑生命安全,“不对啊,刚才明明就有这么多的小孩子在边上……等等,我当时说的内容应该没有什么歧义才对吧?”

“嗯,您当时说的是,从您的事务所出去后,‘见到第一个在吃冰淇淋甜筒的孩子,就第一时间把他或者她杀掉’。”

杀手用一丝不苟的态度完整地重复了一遍折原临也说过的委托。

“那刚才那些小家伙算什么呀?”
他已经有点想把拿着的甜筒甩掉了。

“因为在下的身高太拔群了,”杀手以净身181cm外加十公分的高跟长靴自上而下、用露骨的挑衅目光看着不知所措的情报贩子,“所以在下什么都没有看见啊。刚才‘偶然’一低头,才刚好看到在吃甜筒的您呢。”

流利地说着毫无谦卑感的敬语。

“诶?这完全是狡辩,完全是狡辩才对吧!”

杀手以毫不动摇的冷酷眼神看着他,袖口间出现了杀人惯用的硬化陶瓷刀刃。

“……那我也不至于是个小孩子吧。”

偷偷绕到背后的手熟练地打开了一把折叠小刀——虽然对面同样是一个使用小刀的杀手,但是他的狡猾和灵敏还是值得称赞的。

不过,您这样做是没有用的,杀手脸上清楚地写出这个意思。

“依在下看来,永远的二十一岁情报贩子就是小孩子呢,”杀手再次露出执事般的微笑,“折原先生。”

“诶诶诶诶诶——?!”

至于后来事情是如何收场的,反正折原临也想必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死——所以大概,这场闹剧是以“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差不多玩够了”“停止契约要加倍付钱”诸如此类——收场。

怎么做出富有教育意义的解释比较好?

这个故事的主旨,就是告诉大家:不要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喜欢把人耍得团团转比较好哟。如果小朋友们学习这位情报贩子先生的为人的话,就连这样的日常都会变得充满生命危险!那么,就是这样。






Fin.

评论
热度 ( 11 )
  1. 雪子柩物过去式 转载了此文字
    喔喔谢谢!被治愈了的感觉 偏得微妙地萌起来了233333临也超可爱啦hshs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