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Fluorite【2】



「来,拉菲,把这个喝掉。」

盯着伊迪亚递来的一杯呈现出诡异浅绿色的不明药剂,拉菲再明显不过地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这是什么?」

「抑制剂。」伊迪亚抿了一小口,示意拉菲里面并没有毒。

「今晚就是月圆之夜了吧?喝下去的话你今晚就能保持人的形态,不然万一闹起来把我家毁了怎么办。」

不是你说要我住下的——拉菲这样瞪着伊迪亚,最后还是接过了杯子。

意外地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就把一杯全都喝掉了。

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伊迪亚挠了挠头。

「那个……前提是我不失败的话吧。」

「白痴吗你?!」

长出了狼耳朵和狼尾巴的拉菲现在微妙地变得更像狼人了。拉菲瞪着镜子里的自己,恨不得现在就变成狼然后吃了伊迪亚。

「耳朵!你看,耳朵!」

「耳朵有什么嘛,不是很棒吗?」

「很棒才有鬼啊!说好的抑制变形呢?」

居然完全相信了他,自己实在是个笨蛋。

「我都说了我是第一次在人身上试验这种药嘛……对不起,说走嘴了。」

听到试验这个词拉菲越发挑起了眉,伊迪亚一边赔着笑脸一边继续说着欠揍的话。

「还有狼尾巴多好呀,又软又蓬松的。晚上能拿来当枕头呢。」

伊迪亚把脸靠在拉菲的尾巴上蹭了蹭。毛皮柔软光滑的触感十分舒服。

拉菲一边抱怨着一边从伊迪亚手中抢回自己的尾巴。

「喂居然揪狼尾巴,你是找死吗。」

「呀,对不起。」伊迪亚马上道歉。

「对了,动物一般都不喜欢被揪尾巴的吧。」

「听这句话就好想打你。」

「因为拉菲的脸完全红了啊。很不好意思吧。」

真的好想杀了他。拉菲认真地对伊迪亚起了杀意。

谁被揪尾巴会好意思啊。

「我说,拉菲,直到明晚都不要出门比较好。」

「是啊——因为一出去马上就暴露了嘛——」

「不,不是这个。」

伊迪亚打断了自暴自弃起来的拉菲。

「我的意思是说……今天晚上森林里可能会出事。——狼人,还有狼。」

拉菲收起了脸上的表情。


给猎枪装好子弹,确认一切准备完毕之后,约翰叫醒了补觉的赫连。

「赫连先生,该出发了。」

「嗯?……哦。」

黑猫蹲在摇椅上无甚兴趣地看着他们。

「赫连先生,今天拜托你了。」

「嗯。」


入夜,森林里传来了狼的远吠。

然后是枪声。拉菲坐不住了。

「不行,我要回去看看。」

「回哪里?」

「我家啊。」

「你不是一个人住吗?」

「对,但我本来是狼的。详细情况回来再解释……我一定得回去看看妈妈他们……」

据伊迪亚所说,今晚森林里会有人对大批的狼人进行猎杀。因为今晚的狼人都是狼的形态,所以一般的狼可能也会……

拉菲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就算他们认为自己是凶兆,就算被赶出来,那里终归还是自己的家。

伊迪亚沉默着,似乎在考虑该不该同意。

「我和你一起去吧。」

「……谢谢。」


「解决。」

约翰擦了擦刀上的血,看向赫连。

「赫连先生——你受伤了啊!」

赫连看了看自己的肩,摇了摇头。

「没事。比起那个……」

「不行不行,受伤了可不能糊弄过去啊……不是被咬的吧?」

「不是。没事,不用管我。」

「不是就好。」约翰自说自话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袋东西。

「用这个先止血吧。」

都说了不用管我。赫连接过药,犹豫了一下,打开袋子。

约翰盯着赫连,直到确认他开始给自己涂药才安心地将视线转回了自己手中的枪。

约翰的家是在去年冬天被狼人袭击的。

碰巧在外面工作的约翰回到家,只看到了家人被狼人啃食过的惨不忍睹的尸体。

除自己之外,一家五口无人生还。那个地狱一般的景象直到现在还偶尔出现在约翰的梦中。

而镇长对此事只是象征性地表示了同情,因为每个月都会有人家被狼人袭击,冬天因为食物短缺更是如此。

可想而知,约翰无法接受这种敷衍的同情,也无法接受现实。

他决定对狼人复仇。

而出现在四处寻找狼人的约翰面前,告诉他这样做是白费力气的人,便是赫连。

赫连与狼人并无什么仇怨。但身为除妖师,自己的职责就是除掉一切非人的,会对人或可能对人有害的异类。

所以赫连暂时在约翰家住了下来,参与约翰的复仇计划。

而这个计划,就是趁这个月的满月之夜,尽可能地扫清森林中变成狼的狼人。

因为平时他们以人类的形态混在人群中,即使有红色的眼睛想要全部辨认出来也很困难。但今晚就不一样了。只要是狼的形态,不管狼人还是狼都一概扫清,这样就没问题了。约翰是这样认为的。

赫连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尽管他认为狼是无辜的。


在拉菲他们赶往狼群地盘的期间,仍然时不时地听到打破夜晚宁静的枪声。

「不回去和家人见一面吗?」

「不了。」

拉菲甩动着尾巴,准备原路返回。

「我因为生在狼群中却是人形才被赶出来的,现在回去的话恐怕还是会被骂吧,妈妈会很困扰的所以算了。我们走——等等,有人来了。」

狼耳朵毕竟比自己的灵敏。伊迪亚这样想着和拉菲躲到了树丛里。

「好,这样就有差不多六只了吧。比想象的还多啊。赫连先生,你的伤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

是那个到处猎杀狼人的……拉菲的嘴被伊迪亚迅速捂住了。

「约翰,这前面不用去了。」

「诶?为什么?」

「这前面是一个狼群的地盘。它们是不会允许狼人的存在的,而且……」赫连犹豫了一下。「那群狼的首领曾经救过我一次。我相信前面不会有狼人的。」

「既然赫连先生这么说的话……」

猎人们在两人藏身的树丛前停下了脚步。

两人屏住了呼吸。

「约翰,树丛里面有人。」

听到赫连用极小的声音这样说,约翰瞪大眼睛。

赫连点了点头。

「那悄悄地……」

赫连又摇了摇头。

「应该是人类,交给我。」

「拉菲,等一下我站起来的时候,你就从下面逃走。」

「诶?」

「被发现了。」伊迪亚说着推了推拉菲。

「那你呢?」

「不用管我,对方只是人类。」

他深吸了口气。

咣地响起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双方同时向对方挥出了刀。

随后不过一秒,两人都认出了对方。

「除妖师……?」「是你……!」

伊迪亚拔开一个小瓶子,一大股深色的烟雾喷了出来。

「拉菲,快跑!」

这时站在赫连身后的约翰看到了什么。

「那是……尾巴?」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

长着狼尾巴的人?

「约翰,发什么愣呢——」

「不,等等!赫连先生!先不要追!」

约翰慌张地抓住了赫连的肩,又因为正好抓在伤口上急忙放开了手。

「我刚才看到了一个长着狼尾巴的人……」

「那已经不是人了吧。」

赫连回过头,冷眼看着约翰。

另外两个人早已经跑远了。

「赫连先生才是,为什么疯了一样想要追过去?」

「那家伙是灵能者。」

「灵能者?」约翰瞪大眼睛,不自觉地放大了音量。「就是你说过的那个人?」

「他不是人。」

愤愤地将手中的刀扔在地上,赫连表现出了对狼人完全不同程度的杀意。

「他是怪物。」

那个人,不,那个家伙根本不是人类。

自己一直想处理掉他,说一直在找他也不为过。

没想到这么巧今天在这里碰见了……

「啊啊……让他跑了。都怪你!」

「对不起!但是赫连先生的伤比想象的还要重啊现在还在出血!今天比起勉强追过去还是放弃比较好吧,反正赫连先生的话那种家伙一下子就能收拾掉的,呐?」

赫连咂了咂舌背过脸去。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啊。」


拉着拉菲逃到自家门口,伊迪亚靠在门板上,长长地出了口气。

「似乎没有追过来,太好了……」

「伊迪亚……你还……真能跑啊……」

明明身为狼人体力却还不如伊迪亚的拉菲趴在门前的栏杆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因为是拼命在跑嘛……」

伊迪亚打开门,把拉菲推了进去。

「快点进去休息一下。」

「你呢?」

「我还有点事要做。还有,拉菲……我有一个有点奇怪的请求。」

「嗯?有多奇怪,说说看?千万别是要拿我做研究啊?」

「就说了不会做研究嘛!……然后,挺奇怪的……」

伊迪亚停顿了一下,无意识地用力抓紧了门把手。看起来相当动摇。

「从现在开始,叫我伊迪行吗?」

拉菲试着去看伊迪亚的眼睛,然而他很快地移开了视线。

「好啊,伊迪,这样就行了吧。这点小问题没必要这么犹豫嘛。」

「嗯……谢谢……」

伊迪亚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然后闭上眼,倒了下去。

拉菲连忙抱住了他。

「喂,伊迪亚!不对,伊迪!振作点啊!」

评论
热度 ( 3 )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