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LOSS·TIME·MEMORY【ROUTE XX】

黑伸。虐向。文笔略中二。有点恶心的血描写。
心疼黑伸。

拿起桌旁的红色剪刀凝视着。
明明折纸鹤用不到剪刀的,为什么要拿出来自己也不知道。
纸鹤已经攒了一大盒。这样的日子已经过腻了也说不定。
毕竟,在没有她的世界里做什么都是一样。
“无聊。”
试着和荧幕里的AI程序说话。
“我说ENE,你为什么不会死呢?”
“诶主人为什么这么问?那是因为……”
今天的ENE也一样多话地说着自己有“不死的精神”啊没有肉体了所以不会死之类的。
听着好烦。明明是自己先开口的却说这种话很奇怪吧。
如果她也有那个什么不死的精神的话,就可以一直……
摇摇头赶走了那些多余的念头。
她已经,不在了。
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里头就好疼。昨天做的梦也一样。
曾经无数次的对话,现在又无数次的梦见。
仿佛轮回一般,最后,总是自己甩开了她的手。
然后是蓝天,白云。脚下变得矮小的树木,眩目的阳光,恼人的蝉鸣……
翅膀一般飞舞的红色围巾,飞散着眼泪的笑容。
之后是……

视野一瞬变得漆黑,剪刀发出刺耳的响声掉落在桌面上。
“主人!没事吧!清醒一点!”
真是啰嗦啊……不要你管……婆婆妈妈地讨厌死了……
是无意间将话说出来了吗,屏幕对面的声音停了一秒。
“……我答应过小文乃要照顾你。”
忍不住大声吼了出来。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你又怎么会认识她!你不过就只是一个AI程序而已,少在这里……”
朦朦胧胧地自己的手似乎伸进了电脑屏幕里,用力掐住了ENE的脖子。
啊啊,这不是还有人类的触感嘛。
“那么,这样呢?这样会不会死?”
冷冷地说着手上加大了力度。喉咙微微颤动着,她努力地发出声音并挣扎着。
“主、人……不能、这样玩啊……放开ENE,好吗……”
继续用事不关己的语气毫无感情地说道。
“啊啊。因为你说你有不死的精神所以无所谓吧,反正我一联网你就会像病毒一样重新出现在屏幕中。死一次看看嘛。”
“等、等……主人……我……”
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渐渐松开了,然后,无力地垂了下去。
那梳着辫子的蓝色头发也是。
“死了吗……”
松了一口气。终于能静一会了。
当然,只是在联上网之前。
ENE的身体开始产生杂乱的波动,紧接着化成蓝色的数据一瞬飞散开来。
缩回手的时候有什么落在了手背上。
仿佛从那里开始结冰一般,把温度全部抽走的,冰凉的……

猛地睁大眼睛,从椅背上支起身体。
看样子刚刚把手伸进屏幕里什么的只是一场梦吧。
但还是哪里不对。少了些什么呢。
愣了一会才意识到。没有平日的活泼的嘲笑声了。
蓝色的马尾和喧闹都不见了。
“喂,ENE,生气了吗?”
试探地问着晃了晃鼠标。
没有反应。
“喂喂喂……”
真的被删除了?那就重新下载好了……
打开了邮箱。两年前的邮件……啊,这个。双击。
地址错误。
刷新,地址错误。关闭再打开,还是地址错误。
无缘无故冒出了冷汗。那个瘟神一般的ENE呢?那个号称有着不死精神的ENE呢?
“喂,ENE,别闹了给我适可而止……快点出来……”
没有回应。
反应过来已是过了好久。
她,ENE,真的被杀掉了。
被自己。
ENE就是在自己的手中停止了呼吸。
这本是自己曾无数次祈愿过的事,把那个恶魔病毒带走。
永远,别再回来。
恍惚地将手向前伸去,却只触到了冰冷僵硬的液晶屏幕。
够不到了。再也够不到了。
一瞬间涌上的感情是后悔,还是伤心。还是别的什么,都已经感受不到了。
手从屏幕上滑落下来,碰在了剪刀上。
鲜红色的剪刀。和她的围巾一样漂亮。
铁器的另一种冰冷感再次刺激了头脑。
啊啊,没关系了。那个ENE已经不在了,终于,自己又是一个人了。
再也没有谁来碍事了,好像回到了两年前。
缓缓握住剪刀,任凭凉气侵入右手。
反正已经厌倦了,这种没有她的生活。
左手食指在刀刃上划了划。
还好,因为没怎么用过所以不钝。这样的话半分钟就能结束。
半分钟很短吧,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
右手继续握紧。变得一样冰冷的手已经感觉不到凉了。
现在,就去找她。
用这把剪刀在脖子上划一下,就会出现鲜艳的红色吧。
肯定,和她的围巾一样,很漂亮啊。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有些热的风吹了进来。
就像那天一样,闷热的夏天的风。
“呐,把我也带走好不好……”
就像两年前带走她那样。
随意地坐在床上,风把头发吹得乱了起来。不知为什么呵呵地笑出了声。
握紧剪刀,毫不犹豫地狠狠向身上刺去。
就刺在当时杀死ENE的地方。
有些钝重的触感传了回来,喉咙里涌上了一股味道很差的东西。
不用看也知道,肯定,鲜红色的。
拔出剪刀,温热的血几乎是用喷地溅了出来,飞落在床上,衣服上,还有地上。
那一瞬间真的很美。虽然还想再看一次,但因为很疼,还是算了。
看到了桌旁的纸鹤。啊,还有它们。
想着把它们拿过来吧,努力想要站起身,脚却没了力气,靠在床边滑了下去。
与此同时更多的血溅了出来。
身体变得好重。
这时才有了生命在逐渐流走的实感。
向下看了一眼。眼帘中映入的全是深深浅浅的红色。干与未干的血,因为沾了血而变成暗红色与黑色相间的衣服,与之相衬更显得苍白的皮肤。
呼吸困难,视界也模糊起来。

——梦继续了下去。
鲜血淋漓。已辨不清形状的扭曲身体,严重变形碎裂的颅骨,混合着脑浆和血的颜色丑陋的液体。原本美丽的长发绞成一团,因浸在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中而结块。
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光景。不,说是个噩梦还要好得多。
完全无法想象这些无机质的东西,曾经是一个那么美那么可爱的女孩子。
然后我还看到了在那之中的一条、
沾着大块的暗红色东西,无论多么肮脏也还闪耀一般鲜红的……

身体渐渐变凉,缠绕着全身的痛感也减轻了。
半分钟还真是意外的长。
脑袋开始不清醒了。这曾经被称为天才的IQ168的头脑。
聪明有什么用,天才有什么用。
无论如何不能让死人复活,甚至连一个程序也编不来。
每天重复着什么都不做,只是虚度着的日子。
所以就这样死掉吧,然后腐坏。
再次呵呵地笑了,伴随着咳出的血,向后仰去。停止了费力的呼吸,安静地闭上眼睛。
马上,就能见到你了。所以,等我。
“……文乃……”

评论
热度 ( 1 )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