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一点摸鱼

关于PQ2番鬼→鬼有1的记忆,番没有。还没打到特别上映,在我眼里PQ2的番鬼只有刀子,被虐吐。
●真的只是摸鱼写了自己想写的部分,完成度很低。为什么画画的就可以发摸鱼就没见过写文的摸鱼呢ᕪ(·Д· )



理单手按在悠旁边的墙面上,面无表情地盯着这边。

明明个子比悠要矮,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不愉快的气场却让悠动弹不得,甚至冒出了冷汗。

“悠果然什么都不记得呢。”

“你指的是什么……?”

“明明擅自定下约定的是悠那边,现在却又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抱歉。”

虽然问题并不是出在自己身上,悠还是不由自主地道了歉。

“够了。既然悠不记得那件事,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理转过身,打算离开。然而直觉告诉悠不能就这么放他走,于是他抓住了理的手腕。

“等一下。”

“干嘛。”

“如果……结城知道什么关于我的事情,而我自己不知道的话,希望你能告诉我。”

理回过头,瞥了悠一眼。

“悠总是这样。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即使这样你还是会叫我的名字呢。”

“那又如何,你不还是只肯叫我结城。”

“那如果我叫你理的话你就愿意说了吗?”

听到这句话的理表情一瞬间变得恐怖起来。

“不愿意。…敢叫我理我就杀了你。”

最后这句威胁到底有多少是真心的呢。悠忍不住想道。如果理真的想的话,弄死一两个自己再丢一个道返玉过来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吧。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鸣上悠,我现在已经很清楚这一点了。”

理甩开悠的手,再一次看了过来。

“至今为止都是我想太多了,还单方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你,不好意思。”

现在这样才是单方面地想要结束对话吧——悠这样想,却没能说出来。明明自己是真的想知道真相,而且说不定听了理的话还能回忆起来什么,然而他压根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悠攥紧双拳,深吸了一口气。

“——理!”

听到了熟悉的金属出鞘的声音。理拔出了还是第一次在电影之外见到的单手剑,在悠眨眼的功夫已经一步冲进悠怀里,刀刃十万分认真地抵在悠脖子上。

“我说了,敢叫我理就杀了你。身上带复活类了吗?”

“没有。”

“那你还真够大胆的。”

“因为没有考虑后果的时间了。”

其实带了,但老实说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悠不太敢想。

“理之前对我好,全都是因为你认识的那个鸣上悠和你关系很好,觉得我马上就会想起来的吧。我的事也几乎都说中了。”

承受着理冰冷的目光还有脖子上动一动就会真的割到喉咙的剑,悠努力做出冷静的样子。

“最近一段时间我感觉到了……理就像一直活在过去一样。过去发生了什么我是不知道,但我明明就在这里,理却一直看着另一个人,对我来说真的很痛苦。”

理一声不吭,也没有否定。

悠一边警戒着理随时有可能的下一步,一边悄悄地伸出手来,猝不及防地抓住了理握着剑柄的手。后者吓得颤抖了一下,刀刃浅浅地削在了悠脖子上。

“其实我也有想对理说的话。但是在理不肯正面面对我的现在,说了应该也是白费口舌吧……直到刚才我都是这么想的。”

脖颈上缓缓渗出了血珠,却还是注视着这边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的悠,在理看来已经一只脚迈进疯狂的领域了。

“但现在我明白了。无论什么情况,话不说清楚的话永远不会传达到,语言就是这样的东西。……我不清楚理身上发生的事,只知道理总是会对我露出笑容,总是对我那么温柔。听你叫我悠真的很开心,我却没有勇气用同样的叫法叫你,害怕被雨宫他们发现。……我会喜欢上理全都是理的错,而你却用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鸣上悠为理由,打算把现在的我也一同从你心里抹掉。”

伤口现在才开始强调存在感一样疼了起来。不光失恋还被喜欢的人用刀架在脖子上视情况还有可能被杀掉(虽然之后会复活),这是什么悲惨状况,悠开始有点想哭了。

“既然理这么不负责任,我也要不负责任地说个痛快。结城理,我喜欢你。”

理扔开了剑,迅速朝后跳了一步,和悠拉开了距离。在迷宫里碰到FOE都没有害怕过的理现在却第一次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我拒绝。”

“是你说的,我总是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讨厌你。”

“那也没有办法。可是我还是喜欢你。”

理的眉头越发皱了起来。

“——库夫林!”

突然听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这个人,不光拿了剑出来连persona也要用吗。

“我听不懂悠在说什么。所以不好意思,你先睡一会儿吧。”

先是库夫林的风攻击,紧接着理本人的一个手刀劈了过来。

“对伤员……倒是下手轻一点啊。”

说完这句话,悠就闭上了眼睛。啊……还是被跑掉了。早知道就该先把他的风系副p换了的。

“……悠这个笨蛋。”

最后仿佛听见理这样说。

评论 ( 16 )
热度 ( 19 )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