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おそチョロ/代价

※本文是ALL3前提的13!雷的人请慎看。

作者污心的具象化(安详

能接受的话






「啊啊真是的你这个混账长男。有种出去喝多也有种自己回家啊,打电话给我算什么男子汉你。」

「因为チョロ松最~温柔了嘛。」

「唔、夸、夸我也没好处噢。」

虽然明白おそ松就是平常那套哄自己消气的话,チョロ松还是愣了一下,舌头也打结了。

「好处?嗯……」

「我说没好处啊别擅自给我进行话题……」

「好处……チョロ松你,也让我做一次吧。」

チョロ松的脚停住了,鞋底和地面大面积摩擦,发出刺啦的声音。

「……哈?」

「在掩饰自己这方面还是那么弱啊,チョロ松。」

おそ松就保持着半靠在チョロ松身上的状态,用力箍住了他的手腕。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知道。长男我可是无所不知的。」

「……不要。」

「诶诶,为什么。明明其他人来找你的时候你都会同意的,カラ松也是,一松也是,totti也是……就连十四松也有一两次悄悄请求你跟他做,你也都答应了吧……」

「……你知道吗,我现在真想把你头朝下扔进下水道里。」

チョロ松骂了他一句,却没有否认おそ松所说的话。

「放狠话也没有用,因为チョロ松最最温柔了嘛……即使如此……明明跟那四个都可以,为什么只有我不行?」

おそ松的语气一点点尖锐起来。

「回答我啊,チョロ松。你以为我是为什么一个人出去喝酒又特意叫你来接我,你觉得,为什么连十四松都可以那样对你,我却不行——」

「够了,喝太多了你。撒酒疯等到家再撒,好不好?」

「不好,チョロ松,我喜欢你,我想要你,我想你和我做,就像你答应一松那样,你也答应我嘛」

「住口。」

チョロ松捂住おそ松的嘴,瞪他。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我觉得你有点糊涂了。闭嘴跟我回家。」

「吻我。」

「胡闹。」

「吻我。不然我就吻你。」

「无理取闹你。」

チョロ松试图保持捂着他嘴的姿势拖他回去,见势不妙的おそ松干脆躺在地上,不动了。

「……我最后再说一遍,跟我回家。」

「我也最后再说一遍,吻我。」

「……好。」

诶?おそ松睁大眼睛。

下一秒,チョロ松俯下身,轻但确实地触碰了おそ松的唇。

晴天霹雳。

既然来了就不能放跑,おそ松勾住チョロ松的脖子,粗暴得近乎疯狂地索求チョロ松的吻。

自己才是快崩溃的那个。喜欢的人被其他人无数次地蹂躏,一想到这他就觉得自己嫉妒得发狂。

什么兄弟,那些身份都不重要。自己只想要面前的人,想要他也在自己身下发出夜莺儿一样甜美动听的叫声,听他哭着叫自己的名字——而不是那些人的。


チョロ松掐住他的脖子才让他放开自己。快上不来气了,这个混蛋。

「站起来跟我回家。我再数五个数,不起来我就丢下你。五,四……」

「チョロ松……」

「别耍赖,你小学生啊,三,二……」

「没力气了,拉我起来……」

チョロ松啐了一口,要不是你喝多了我才懒得管你。

「还背你,你等着明天酒醒了的。」

「チョロ松,我只想听一个回答,为什么要这样,10个字以内……」


然而那个回答并没有传到沉沉睡去的おそ松耳中。

「我怕你……讨厌现在的我。」


最开始只是无法拒绝カラ松的恳求。

之后又被一松用这件事威胁。

之后,トド松借着酒劲装了糊涂。

再之后,被十四松那样问了,他认为是谁都不会不答应的,只是不巧找了自己。

已经无法挽回了。

其实并不像おそ松说的那么过分。大家似乎都不说自明地不在自己身上留下会持续很久的痕迹,也每次都自觉地拔出来用纸巾解决问题。

——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无法挽回了。

所以最起码的,他不想让おそ松再碰这样的自己。

正是因为比谁都喜欢。


チョロ松忽地回想起刚才那个被欲望和嫉妒扭曲的吻。

有一丝危险的甜味。

「这个智障……混账童贞。」

居然咬我舌头,给我马上死吧。

——TBC?

(这么短肯定有后续的吧。不,我不知道。

评论 ( 21 )
热度 ( 100 )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