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不填我很抱歉


【PQ/番キタ】今日はもう寝ようぜ

·PQ设定。大概有很多人写过这个梗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真的能算是番鬼吗……?
(标题友情出演:mona)


“啊,找到了。果然在这。”

听到我的声音,坐在保健室床上的理惊讶地抬起头,迅速把什么东西揣进了口袋里。

……这么明显的动作要是觉得我会看漏的话,我这个副队长也就白当了。

“啊,悠……在找我?”

他挤出一个多少有些尴尬的笑容。虽然很稀有,但目前的我可不是记录他表情图鉴的心情。

“嗯,在找你,而且想问你的问题多得不知道该从哪个问起。——这样吧。你刚刚慌忙藏起来的东西是什么呢。”

“藏起来?我什么都没——”

理冒出了冷汗,视线不由自主地扫过了自己的口袋。嗯,很诚实,那就足够了。

“那么,下一个问题。”

我走近他,在我伸手就能够抓住他的距离,直盯着他的眼睛再次开口。

“队长,应该没有背着我在勉强自己吧。”

虽然条件反射般的想要逃跑,意识到以现在的距离和我的反应速度立刻就能把他抓回来,理的肩膀无力地垂了下来。

“……唉。”

“叹气并不能解决问题,队·长。”

被我一边瞪着一边重重地重复了队长二字,理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像干了坏事被抓住的小孩子,惶恐的视线躲躲闪闪。

“……就是因为害怕被悠知道了会变成现在这样,才……背着悠的……”

“可是理最近很累是事实吧,都明显到像现在这样被我看出来的程度了。……看这个药的剩余量,难不成我前几次问你的时候你也都在撒谎?”

看到不知何时到了我手中的小小药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理更加地缩起了肩膀。本来在男孩子中就算是体格偏小的他缩起来的样子像只小刺猬,这样想着突然对他气不起来了。

“悠……生气了?”

“是啊,从遇到理第一次这么生气吧。”

但这句也绝对不是假话。我现在确实很生气,把我的担心还来。

“对不起……”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理窥探着这边的表情,试图靠惯用的撒娇来蒙混过关。

“我知道悠是关心我啦……但是你看,我们要快点解开这个地方的谜团回去才行,没时间悠哉地休息啊……”

“确实,可是因为这个队长倒下的话岂不就本末倒置了?你倒下的话我们要花更多时间等你恢复吧?”

“唔。”

看着面前被噎得无法反驳,愧疚地垂下头的理,我叹了口气。

“总之,你知道自己不对就好,现在就给我休息。”

“但是之后还要继续探索……突然改变预定也不太好,至少等这层结束了再休息,行吗?”

理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我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肩膀。

“哇、悠!”

身下柔软的被褥发出被压扁的扑通一声。就算不疼,理还是吓得小声叫了出来。

“其实我来之前已经告诉他们探索延期,自由活动了。”

我剩下的最后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把人强行按到床上。

这么说听起来可能有点粗暴,但对理应该是最有效的方法了——毕竟,好说好商量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只能靠武力来解决了。这可是我唯一比得过理的地方。

“虽然不像你这么严重,大家多少也都有些累了吧。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能多休息一会儿大家也很开心的样子。”

我既然做得出强行让他休息这种事,自然也会提前做好万全的对策,没有想到这点的理还是太嫩了。

理露出了呆然的表情。

“你这个人真是……”

我摆出乖巧的微笑。

“请称之为副队长的智勇双全。”

“……输给你了。”

理长长地叹了口气,试图推开我仍然按在他肩上的手。

“嗯?”

“别一脸无辜地歪起头啦,至少让我把外套脱掉吧,西服弄皱了可是很难办的。”

“哦,哦哦……抱歉。”

理的脸有些发红。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说服他上忘了松手的我不对,不好意思。

可是不知为什么……刚刚靠近他的时候闻到的淡淡的柔软剂的香味后知后觉地冲上了头脑,心跳稍微快了起来。

理垂下眼睑,默默地从脖子上摘下耳机和音乐播放器,脱掉外套挂在一边,然后伸手沙地扯开了总是系得工工整整的领结。

“啊”

我忍不住发出了遗憾的声音。仿佛刚想起我还在旁边,理朝我投来了疑问的视线。

“那个……一直都系得那么漂亮,好可惜啊。”

“诶——要睡觉的话勒着脖子很难受吧。之后再系不就好了。”

“嗯……也是……”

最后解开衬衫的最上面一颗扣子,理的睡前准备总算是完成了。锁骨……真漂亮呢。

察觉到自己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我不由得吃了一惊,但是恍恍惚惚地就这么接受了。

因为理很好看,所以没办法。脖子,锁骨,手指,长长的睫毛,会闪光的眼睛,柔顺的头发,每一个地方都很好看。

……想要……更靠近他……还想像刚才那样,更多地触碰他……

“悠。”

听到理叫了我的名字,我这才回过神来。他抱着膝坐在床上,微眯起眼睛盯着我。

“副队长,该不会其实也累了吧。”

我揉了揉太阳穴。

“没准真的是。”

脑子里被意义不明的想法搅得乱七八糟,大概我也没资格说别人了。

“难得的机会,要不然副队长也睡一会儿?”

理的声音里带着反击的愉悦感。他其实比看起来要不服输得多,这点我很清楚。

“可以吗?要跟你挤在一张床上哦?”

因为另一张床上堆满了伊丽莎白小姐的个人物品——说是个人物品,全是一些完全猜不到用来做什么的东西。上次来还没有,大概很快就会收拾掉吧。这次是不凑巧呢。

“我是不介意,反正两个人都很瘦——啊,你睡觉不会乱打滚吧?”

“不会,很老实的。”

理扑哧笑了出来。

“那就好。”

他嘭嘭拍了拍身旁的床,露出了小小的微笑。

“过来过来~”

“请不要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话。”

不满地回答着,我也脱掉外套,放在一旁。已经躺下的理朝床的另一边挪了挪,我跟着躺下,两个人面对面互相盯着。

“……差不多别再盯着我了吧,悠。”

“这么说的理不也是盯着我看个没完吗,到底要不要睡觉啊。”

“就算让我现在就睡,我也做不到脑袋一沾枕头马上就睡着吧。”

好像很有道理,于是输了的我先闭上了眼睛。

然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靠了过来。我吓得睁开眼,却没看到理,只看到一丛深蓝色的头发。

“……理?”

花了五秒之久,我才理解了现在的状况。这丛深蓝色不用说,当然是理的头发。那么头发的主人呢,现在正把头埋在我胸口,还毫不客气地像对待抱枕一样两只胳膊都抱了过来。

“……刚刚往另一边挪的那一下有什么意义吗。”

“吐槽的竟然是那种事到如今怎样都好的点吗。”

理的声音模模糊糊的,看起来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呼吸时被吹动的细细的发丝弄得我痒痒的,有点想打喷嚏。

“所以,这是在搞哪出啊,队长。”

“哪出都没搞。……呆在悠怀里会很安心。”

是这样啊。菜菜子也经常会这么说呢。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回抱住了理。

“如果理觉得这样能好好休息的话,那就随便抱吧。”

理抬头看着我,开心又有点害羞地笑了。其实我之前就有发现到,满面笑容的理和菜菜子一样可爱。

“那,看在悠的份上我就不客气了。晚安,悠。”

“嗯。晚安,理。”

评论
热度 ( 23 )

© 雪子 | Powered by LOFTER